【我对女性美足的遐想】(艳足狂曲)---尸体文重发   其它小说 
  在我的童年时期,大约七、八岁吧,就开始对成人女性的脚感兴趣了。小时 没有受过任何精神刺激,也没有得到色情方面的启蒙,一切平平淡淡,至今也不 知道为什么?只能归咎于我对女性在生活上的依赖太深而引起的吧。发展到后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成熟,对美丽女性发展到崇拜的地步,对他们的美足更 是迷恋了。
 
  对女性美足的崇拜,要付出很重的代价。
 
  首先是良心的自责,觉得这是非常肮脏的心理,是一种病态。按书上所列, 是变态的一种。书上又说,青少年手淫会产生心理压力而影响学习及身心健康。 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在脸上亲一下都叫流氓。试想我那样一个爱学习,又听话 的乖孩子。在家邻里称赞,在校是老师喜欢,同学尊敬的班干部,却对成年女人 的脚着迷。这又叫什么?恋物癖、恋脚癖这样的词汇那时还未听说过。不认识我 的人,听了关于我的故事,首先可能想到我是一个或丑或矮,或是身体有残障的 男人。实际与此刚好相反,我不但身体没有毛病,而且在外面对女性还有不小的 回头率。
 
  一方面自责,一方面又节制不了对美足的幻想。我始终生活在极其矛盾之中。 
  对女性美足的崇拜,却给我带来极大的欢乐。
 
  每次走在街上,都情不自禁地悄悄用眼睛搜寻苗条、美丽的女士。由于顾及 自己的形象,一切都做的十分隐蔽。首先用眼睛的余光看身材,肥胖的人大多数 脚也是肥大的;第二抬头扫一下面容。面容美丽的女士更能吸引爱足的我。如果 两者都一般,也就不再让自己的眼睛和自尊受累了。
 
  有一方面不错再多盯几眼,如果两方面都很美,一定要低头注视,如果碰巧 一双美妙绝伦的脚收入眼底,我的呼吸会变得急促,心跳明显加快。这时候也顾 不了自尊了,如果是对面走来,非要在擦身而过之前看个究竟,如果走在我前面, 就慢慢加快步履,从后面多欣赏一下,让美脚的形象深深的引进脑海。
 
  如果是面熟的美脚女士我不会盯着她的脚一直看,一般是看一眼脚再对视一 下她的眼睛。原因有两个:一是她可能就在附近上班和居住,而认识我熟悉的人, 漂亮女士不会不对一个经常盯着她的脚看的英俊男人不注意的;二是看得多了, 美丽的脚影已印入我的脑海,不感到新奇了。当然,也不排除有前两者都不太突 出,却有一副美脚的人。
 
  只是比较少见。更有甚者,有个别相貌、身材一流的姑娘,膝关节以上都很 美,但小腿肚子突出,有的长着一双或者肥大,或者瘦骨如材的脚。令我大感惋 惜。体瘦肩宽的女士较容易大,太瘦的女士容易出我称之的“干柴骨头脚”。 
  由此,我是很喜欢过夏天的。夏天女士穿凉鞋的多,可以看的更真切,尤其 可以看到脚趾。小时候女士们没有高跟凉鞋、长筒丝袜装饰,我并不对女鞋有兴 趣,最多对透明短丝袜有过向往。没有丝袜和高跟鞋的修饰,能引起性冲动的脚 肯定是绝对完美的,仅仅是一饱眼福也没有多少机会。
 
  从八十年代起,女士的丝袜型号、品种越来越多,长短不一,色彩斑斓。脚 趾蔻丹、脚的皮肤美容层出不穷,让女士们长得丑的脚不丑了,不美的脚耐看了, 美丽的秀足就更美了。但是,我本人对美足的要求也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见 到了更多的美足,做了许多的美梦。一般的女脚都不看了。一个夏天能引起性幻 想的美足不会超过十对,这在一个有着不少窈窕淑女的南方城市来说,太少了一 点。
 
  从对美足的欣赏,发展到对美足的幻想,最终是对美足的渴望,对与美足有 关的高跟鞋、丝袜的热爱,对美丽,尤其是长有美足的女人的崇拜。我经常幻想 着近在咫尺,仔细观赏一个美女的美脚。她的脚雪白如玉,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 脚型纤长,脚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 亮晶晶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
 
  细腻半透明的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她的脚上正是穿着 白色的细高跟皮凉鞋,是台湾进口女皮鞋中的高档鞋。几根很细的带子绕在脚面 上,没有穿丝袜。这样的脚是不需要丝袜的,丝袜可能破坏她的美,或许高跟凉 鞋可以使脚背的曲线更优美。实际上,套上一层薄薄的透明丝袜又是另一番风味。 这样的美足怎能不让我疯狂?这个美女说是我的女王,不如说是我的女神。她坐 在一张藤编的安乐椅里,两只美腿交叉,微微向一测弯曲。
 
  后来她困了,睡着了。她并不认识我,所以到这时我才有了机会。我悄悄地 走近,虔诚地跪了下来,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脚背,一股热流通编全身。她 仍然睡着,没有动静,美丽安详。我将嘴唇压向它的脚背,亲了下去。伸出舌尖 游编每一寸肌肤,包括鞋面的细带,张开嘴含住了漏在凉鞋外面的脚趾,舔着, 嘬着,吞下每一口流到嘴角的口水,下面涌出阵阵白液,很快达到了高潮……。 也许这样太低贱,也许是对心中女神的亵渎,也许这样太自私,但却给我带来极 大欢乐与满足。
 
  我也迷恋美人的丝袜,最爱那种超薄的肉色或黑色的长丝袜。我在心中把有 一双美足的美丽女士分成两种理想的类型:一是女神型的,纯洁、高贵,高不可 攀,象我在前面描述的那种,只能偷偷地舔她的脚,或者有机会偷走她一双穿过 的丝袜,拿到没有人的地方,先用舌头舔编袜子的每一寸,在把整只丝袜塞进嘴 里,用口水浸湿,使劲的咀吸,就像含着她的脚趾一样。
 
  我想女神应该穿着肉色的或白色的长丝袜,高跟皮凉鞋,裙子刚刚盖住膝盖, 轻轻掀开可看见吊袜带。
 
  如果女神有性需求,可以热情似火地舔她的外阴,嘬吸她的阴蒂。使她达到 性高潮。除非她强烈要求,或发出命令,我是不愿直接和女神性交的。我不愿像 书上和互连网上讲的有一种喝女神尿、吃大便,这样太恶心,也不卫生。如果和 女神熟悉了,我十分渴望能吃到女神的口水。
 
  让我跪在女神的脚下乞求女神的赏赐。
 
  女神张开樱桃小口,把口水直接吐进我的嘴里,我贪地咽下一口又一口。女 神的口水甜丝丝的。味道好极了。和女神熟悉后,就更可以要求公开舔她的脚了, 有时要求在她腿上、脚上涂一点蜂蜜,这样舔吃起来更刺激。有时跪在女神脚下, 让女神把纤纤秀足的前半部分插进我的嘴里,女神把凉爽的啤酒顺着她的她大腿、 小腿、足尖倒进我的口中。经过多次实践发现:女神的脚最嫩的部位是脚趾和脚 背交界的周围,我经常含女神脚的时候,舌尖不是抵在脚掌上,也不是老在脚指、 指缝中转动,而是搭在这个交界部位不停的舔。
 
  仅仅女神的鞋子就够性感了,凉鞋里里外外都能舔到。舔普通高跟鞋时,只 有尽力伸长舌尖,舔到脚掌和脚跟的部位。我的女神从来不穿皮靴。我经常趴在 地板上,含着女神的脚带来极大的兴奋,下面的阳物由于积压着地板很快由软倒 硬,到射精。在女神脚下太幸福了。
 
  我最爱的是女神!
 
  第二种是女王型的,是我另一种幻想类型。女王冷峻而严厉,喜欢虐待男人。 女王的典型装束色是黑色。黑色的长筒丝袜,黑色的特高跟皮鞋,凉皮鞋、单皮 鞋、高筒皮靴等。女王在室内不穿外衣,翘翘的乳房,长长的腿,还有修长美丽 的双脚。上身为黑色的乳罩,下身位丝织三角裤,基本是比基尼的打扮。
 
  但从不光脚。脚上即使不穿丝袜也穿着性感的高跟鞋。女王雪白的皮肤在极 薄的黑色丝袜里透出青色的、近乎耀眼的光芒。女王常常坐在厚厚的真皮沙发里, 命令我跪在她的脚下。一会儿让我把头低下来,做她的垫脚凳,一会儿命令我亲 吻她的皮鞋,更多的是叫我舔她的脚趾。在我舔食女王脚趾的时候,她把整支脚 使劲塞入我的嘴里,一蹬一拉,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几乎每次舔脚舔得兴起的 时刻,女王都要把双脚搭在我的背上,命令我用力舔吮她的阴唇。
 
  直到女王达到高潮。女王从不允许我当着她的面射精。所以当女王累了睡着 以后,我有时爬在地板上,舔着她的高跟鞋悄悄的射精,有时跪在床头,轻轻含 着她的脚尖手淫。女王还有一个外人不知的秘密:她喜欢女人。不时的带女人回 家过夜。有时也把我叫去。
 
  我们称之为“甜蜜的聚会”。每次收到这样的通知我都很兴奋。因为一是我 有机会舔到更多美丽的脚了。二是女王带来的女人大都是同性恋。
 
  她们有自己的性交方式,用不着我的服务,我是很不情愿舔女人的阴部的。 只喜欢舔她们美丽的脚。
 
  三是有些女性是双性恋者,届时我还能享受到男子汉的威风。女王找来的女 性都很美丽,多数都有一副俊俏、美丽的秀足。女王和她们在沙发里坐成一圈, 命令我跪着轮流用嘴脱去她们的高跟鞋,轻轻咬住吊袜带剥下一只只丝袜,含着 她们凉冰冰的脚指舔食,以便增加气氛。
 
  其中有一个长的瘦瘦弱弱的姑娘看上去十分文静,两只脚非常纤秀,脚踝上 套着金色的脚链,十只脚趾涂者亮晶晶的银色甲油。她最爱坐在一边,叫我跪着 爬过去舔她的脚趾。还喜欢在吃水果时故意说太酸,叫我张开嘴,连果肉带口水 吐进我的嘴里,让我吞下去。我自然乐此不疲。
 
  遇到有双性恋的姑娘,女王就让我当着众女士的面和她性交,不断地指挥我 们变换动作。女王最喜欢的一个动作是:女王坐在椅子上,叫一个双性恋姑娘跪 在面前舔她的阴部,女王的脚踏在姑娘的背上,我跪在在姑娘的后面,含着女王 的脚尖,将阳物插入姑娘的阴道不停的抽动。
 
  女王的美足插入我的嘴里,我的阳物插入姑娘的阴道里,姑娘的舌尖插入女 王的阴道里,三人同时达到高潮,多么美妙而刺激的画面。她们还喜欢玩测试我 的嘴有多大的游戏,先猜我的嘴里装下多少只丝袜。猜中赢钱,然后纷纷脱下厚 薄、长短不一的丝袜塞进我嘴里。由于女士们的丝袜大都很薄,质地精良。所以 最多时我能含下十只。
 
  有几条是我不能妥协的。一是我不喜欢脏东西,从不舔女王的高跟鞋的鞋底 和鞋跟,我并不认为女王的脚脏。女王本身非常爱干净,鞋袜换得很勤,还常常 在鞋里喷一些香水。即使女王在外面走出了脚汗,也是酸酸的,微带芬芳的,女 王的脚太美了,我太崇拜了。二是我不愿被体罚。不是怕疼而是反感。
 
  女王也是我的最爱!
 
  从前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不少迷恋美足的男人,更是为自己的嗜好羞愧不 已、惶恐不安。中国古代妇女有缠足习俗,其由来及原因也末见历史学家公开讨 论,反正我对此大惑不解。好好的一双脚为什么非缠起来,搞得自己感到难受, 男人看来奇型怪状不可?难道因古代男人大多爱恋女人的秀足,某位大权在握的 女人,长了一副肥大粗壮的脚,对身边的美足女人产生嫉妒而下令统统地缠足么? 后来知道古代男人的确爱足,几乎没有一部古代艳情小说不频频提到女人十指尖 尖、三寸金莲的,更有用女人的鞋饮酒的描述,可我还是不理解包成一堆的三寸 金莲有什么可爱的。
 
  在美足方面,西方的技术和经验也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正是人家西方人发明 了高跟鞋,让女士美脚的曲线展露无已;是人家西方人发明了丝袜,让美足更加 光彩夺目。其实我并不愿美足女士一天中穿高跟鞋的时间太长,一是脚疼,二是 脚掌容易长出厚茧,脱鞋后影响美观及爱足人士舔吮时的口感。
 
  女性的纤足本身就是女性身体的一大特征,再加上对女性的性崇拜,爱足也 就不奇怪了。但以前看到的报道和影视作品十分有限。有一丝提到都让我感到兴 奋和鼓舞。记得1989年左右“中国青年报”曾报道对一位问题少女的采访。 那少女谈到,她长的十分美丽,在街上对男人有很高的回头率。因为长的美就有 很多男人亲近她,有太多的引诱,所以后来就堕落了,做出了违法的事。
 
  她回忆说她有时侯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和她过夜的男人正在热烈地亲吻着她 的十跟脚趾。
 
  我为此发挥了不少丰富的想象甚至一边想象我舔着她的脚趾一边手淫过几次。 同时为世上有自己的同志而感到安慰。还有一次某杂志提到北京一女名模成名后, 收到不少变态的人的信,谈看她在台上表演时装的感受,同时索要她穿过的乳罩 和丝袜。虽然没有说观众的感受是什么。我却完全可以想象他们说的的话: 
  “您身着华服,脚踏高级女皮凉鞋,迈着迷人的长腿,款款走来。我若变成 您脚下的鞋子多好,日日享受美足的蹬踏,或者我的嘴变成您的丝袜,天天舔着 您的脚趾。我是这样想象的:时装表演结束后,我找到了时装公司经理,谋到了 一分化妆助理的工作。经常有机会为您和其他女模们擦鞋。你们女模修长的美腿 下大都有一双美丽、性感的脚,我从而大饱眼福。因为您是公司的首席模特,每 次演出前都由我为您穿鞋,在为您穿鞋时,您的纤纤玉足慢慢伸入鞋中,我感觉 就像伸入了我的嘴里似的,使得我浑身发热、口干舌燥。极力压抑着自己,以免 做出过火举动,是您和我一起当众出丑。”
 
  “为了也能大包口福,每次表演结束后,人们都走光了的时候,我收拾完器 具,在化妆室里把当日您和女模们穿过的高跟鞋摆成一排,一只只地舔,舔鞋面, 舔鞋里的脚掌踏过的部位。如果遇到凉鞋,我最喜欢将舌尖由鞋的前端伸入鞋里 脚趾部位,忘情地舔食……,直到射精。最后才把鞋子擦净、打蜡。我也经常舔 您和女模们刚穿过的丝袜,把她们五颜六色的丝袜一点一点塞进嘴里,直到把嘴 撑的满满的。”
 
  “您表演穿旧的丝袜一双也没有丢进垃圾箱,全部让我收藏了起来。我只收 藏了您的丝袜。因为这些丝袜只穿一次,所以一点也不旧,依然闪闪发亮,象新 的的一样。我常常私下使用它们。我爱她们,有时又真有些嫉妒它们,因为在某 种意义上,它们比我幸运。”
 
  “好吧!我的想象就说到这里,下面的恐怕大大地会得罪您了,但请您一定 相信,我没有要侮辱您的意思。都是因为我太崇拜您了。在我看来,我绝对没有 资格和您结婚,只能当您的男奴隶。其他男人也没有资格,都只能当您的奴隶。 全心全意得侍候您,听您的调遣。您是美的化身,是我心中最高贵的女神。” 
  这样的想象让我兴奋不已。
 
  后来也从港台一些电影上时隐时现地看到了这方面的内容。可惜的是东方人 尤其是中国人较含蓄,且据我仔细观察,香港女演员里没有什么很美的脚;台湾 似乎有却更含蓄,大陆应该有很多但完全不敢表达。日本有很多不平常的、色情 的东西。在我印象里,日本男人有好色的传统,尤其喜欢强奸和暴力。属于粗野 动物那一类,除了日本侵华战争的坏形象外,还有黄色VCD上那么多长的很丑 的女孩被绑、被吊的镜头给我留下的恶感。再往后看到私下买卖的西村寿行的作 品,知道了日本人里也有同志。我很喜欢他在书里描写的男性受虐部分,尤其是 男人舔女人脚的情节。
 
  自从上了互联网之后,看到的就更多了。原来西洋也有不少男人爱好这个, 真正的文化是不分国界的。西方女人牛高马大的多,大脚也多。但只要成比例增 长,并不失魅力。但西方人的皮肤要粗糟一些,其美足我想不会有中国女人那么 细嫩。西方有不少网页大谈恋足(FOOTFETISH),有很多图像和故事。 还有不少女性私人网页提供有偿或无偿的服务。其中的图像质量大都较差,其中 的女人大都较丑,脚也不美。足可见老外爱足之深切、热烈、专业,令我辈心存 敬仰(而非耻笑)。
 
  实在要找高质量的图像就找在网上传播的花花公子杂志女郎或阁楼女郎的玉 照。其中不乏美足及性感丝袜、高跟鞋的照片。与图像相比,我更喜欢他们的故 事、小说。一是很多故事无需付费;二是我尽可以把其中的主角想象成中国人。 中国大陆互连网起步晚,规模较小,再加上国家法律及言论自由、思想包容程度 的原因,我开始未曾想象过会有爱足的中文网页,甚至从未在“中文雅虎”使用 过此类关键此进行搜索。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一个,通过联接找到了第二个、 第三个。大有相见恨晚之感。问题是免费的网站更新太慢,收费的我又没有付费 工具。
 
  我们多年的惶恐、压抑得到了解放,付点费又算什么?如果安全的话,我愿 常常和同志们在网上交流观感。我们的交流不谈付费,也无需交换。我们大多数 中国大陆人都不富裕,且没有付费手段,但我们也要理解网站的困难。没有经济 保障,网站也难以生存。我不太赞成有的网友建议的找一些三陪女作为舔脚的对 象,因为三陪女士是为了钱而做的,她们绝大多数对于自己的工作不是发之内心 的自愿。这会破坏气氛和爱足人精神上的美感。我也不反对找三陪女,这毕竟是 双方情愿的公平交易,我建议和征得自己未结婚的女友或者妻子的同意,作一些 这方面的实践。不可找有夫之妇,那样会破会别人的家庭幸福。
 
  我要为我们恋足人士说句话:我们爱足人士是一个爱生活、爱幻想的群体, 我们既不会影响社会安定,也不会对大众造成伤害。对于美足女士,只要她不愿 意加入我们的讨论和活动,我们决不强求,也不能用言语挑逗,仅在私下幻想, 当面偷偷注视。社会应该承认我们的存在。这个存在,仅仅是精神、思想的存在。 社会可以评击我们,可以禁止我们的言行,但绝对不可能消除我们的思想。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不可能有一个人可以说他没有过任何违反社会公论 的道德观念的。我们也希望美足女士加入我们的团体,首先在思想上接受、欣赏 美足思想。
 
  无论男女,我们都反对在行动上越过公共道德的界限,在社会上造成不好的 影响。
 
  我们最强烈反对和谴责的是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对我们横加指责,严 酷斗争、刁难打击。愿我们的思想交流逐渐增多,我们团体发展壮大。愿广大爱 足人士精神得到解脱,生活更加幸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兽人芯2之女谍小雪】作者:不详
评论加载中..